第223章 幕后黑手的身份(1 / 2)

柯学养猫人 飞跃c 2191 字 13天前

东川春丽的话听得增山远和花间宫子都很惊讶,两人显然都没想到东川夫妇背后居然有一个神秘的老板。

山下早苗被杀,藤原浩宇遭人陷害,都是这个神秘老板所授意的。

“前辈,东川夫妇背后的人有能力送人出去,还能抹去东川春丽过去的痕迹,会不会跟外务省或者厚生劳动省的人有关?”花间宫子小声说道。

“你想太多了,想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国根本不需要官员帮忙,只要有钱就能办到。

至于说抹去一个人的痕迹,别说是上头了,你应该也能办到吧?”

花间宫子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确实,以她现在的权利,也能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个人信息什么的也可以全部隐藏。

“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把东川夫妇背后的人想的太厉害,如果他真的手眼通天的话,还需要找两个普通人来办事吗?

假如是我的话,我会直接把这种事情交给你处理,动用zf部门的能量,不是更天衣无缝吗?”

“有道理,确实是我想多了,那前辈你觉得东川夫妇背后的应该是什么人呢?”

“很简单,这个人让东川夫妇陷害了藤原浩宇,而藤原浩宇又是藤原家的家主,手握千亿日元......”

“咳咳,前辈,我纠正一下,藤原家的公司这两年多以来在南田荣子的经营下成功上市,藤原浩宇手握的股权虽然有所减少,但是算下来资产翻了一番,就现在来说藤原浩宇手上的股权至少相当于两千四百亿日元。

这还不包括不动产,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私产,如果都加上的话,藤原浩宇的财产估计要超过2500亿日元了。

以现在藤原家的资产数额已经能称得上是财阀了,而且不是那种小财阀,在财阀中也算中上了。”

增山远闻言嘴角一抽,难怪藤原浩宇送他那辆跑车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样。

这家伙居然都这么有钱了,都成财阀了。

说起财阀,增山远突然想起来三原财阀,他随口问了一句:“宫子,现在藤原浩宇跟三原财阀哪个有钱?”

“如果仅仅是藤原浩宇一个人,还比不上三原财阀。

但要是和整个藤原财阀三原财阀就不太行了。

因为藤原财阀的业务范围比较宽广,而三原财阀的主营业务范围是汽车配件和销售方面的,产业类型太过单一,两者的资产总数藤原财阀要压三原财阀一头。”

“这样啊!那藤原财阀有没有汽车方面的生意?”

花间宫子愣了一下,这个她也不知道。

增山远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汽修店老板的电话。

“喂~什么事?”藤原浩宇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板,你的公司有没有涉及到汽车相关的声音?”增山远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我都两年没去公司了。”藤原浩宇回答道。

增山远的表情一僵,mmp,这躺在家里都能资产翻倍,这家伙莫非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藤原浩宇反问道。

增山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藤原浩宇一些事情。

随后增山远把两年半前他妻子被杀案件的最新进展告诉了藤原浩宇,藤原浩宇听完以后沉默了好久,随后电话里传来了他的抽泣声。

增山远没有打扰他,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增山远继续朝东川春丽问道:“你知道你女儿替你顶罪的事情吗?”

东川春丽点了点头。

“那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漆园治。”

“他对我女儿动手动脚!”

“还有呢?”

“没...没了。”

“没了?我不信,你当年能为了自己舍弃你的女儿,我不信过了两年半,你会因为你女儿受欺负而放弃自己现在的生活去杀人,你女儿在你心里肯定没有你自己重要。

否则你是不会让你女儿替你承担杀害漆园治和袭击佐藤警官的罪名的。

更不会大晚上的去医院,想着杀掉佐藤警官,坐实你女儿杀人的事实。

东川春丽,如果你还是个人,就赶紧把事情交代清楚,你和东川创平已经杀害两个人了,再怎么负隅顽抗,你们的罪责也足够让你们在监狱里待一辈子了。

都这种时候了,没必要搭上你女儿吧?”

听完增山远的话,东川春丽沉默了,她犹豫一下后问到:“如果我都交代了,我女儿会没事吗?”

“你女儿为了保护你,犯了包庇罪,而且还妨碍警方办案,不可能没事的。

但如果能证明杀害漆园治和袭击佐藤警官的不是她,找个好点的律师应该能让她不用坐牢,缓刑期间只需要承担几百个小时的社会劳动就可以了。”增山远回答道。

听到这儿,东川春丽叹了口气,不准备再隐瞒了:“好!我说!我会杀漆园治有三个理由。

第一:漆园治对我女儿动手动脚,不管你信不信,我当时对漆园治动手真的有这个原因。

第二:漆园治喜欢赌博,前后在地下赌场输掉了一亿日元,但是最近他却想着收集赌场的相关证据交给警察端掉赌场,那位老板想让他死。

第三:只有漆园治死了,我女儿才能重新回到孤儿院,到时候我们才能想办法领养她。”

“领养她?呵!是把她控制在自己手里吧?毕竟你女儿方面可是见证了你们两个杀害她父亲和山下早苗的。”花间宫子冷笑一声说道。

东川春丽嘴巴微张,明显是想要辩解,但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你刚才说漆园治想举报地下赌场?这个你是怎么知道吗?”增山远问道。

“创平跟我说过这个地下赌场的老板就是当年帮我们的老板,不仅如此,这个地下赌场过去还会贩卖一些违禁药品,但是最近因为货源出现了一下问题,才停止销售的。

而漆园治就是想从违禁药品入手举报,好端掉赌场。”东川春丽解释道。

“啧啧,我现在对你们背后的老板越来越感兴趣了,赌毒都沾了,这要是能把人抓住,也算大功一件了!”增山远饶有兴趣的说道。

“前辈,要不要现在提审东川创平?”

“不急,我还有一个最后问题问她,东川春丽你袭击佐藤警官后,掩盖现场的方法是你女儿教给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