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花火的梦想是什么?(1 / 2)

九曲湖面静如蓝镜,微风荡漾之时掀起阳光下的片片潋滟。

上杉櫂席地坐在岸边的绿坪上,头顶繁树,眺望游荡在湖面上一群的白天鹅。

景色是不错,但这里位处于英国伦敦,距离东京还是太远了一些。

并不是他有多喜爱东京这个地方,而是父母都在那里,或许是早已生活惯了。

“花火。”

坐在湖边上写生的少女转身看向他。

“我没来这里的话,你会一直在这儿留学吗?”

“会的,”花丸花火答道,“但暑假的时候也一定会回去看看。”

上杉櫂觉得前段事情对她的影响已经消退了,至少现在她没有之前那般敏感的心理。

“其实我挺想来英国一起陪你的读书的。”

用画笔在画板上勾勒出湖面的花丸花火却摇了摇头,“櫂君为花火做的事情有已经足够多了。”

“在我看来还不够。”

在花火旁边写生的花丸悠希偷偷瞅一眼聊天的两人,对于情侣之间的谈话她一向都是非常感兴趣的。

但这两个人貌似在聊什么不甜蜜的话题,脸上没有带上笑容。

为什么,既然都是周六了,情侣不就应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吗?

花丸悠希有点不明白这个姐夫,明明都已经跑到伦敦来追姐姐了,却还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

九月二十九日,离全年的结束还有93天,离花火的生日还有11天。

“嗯——今天的咖啡偏涩了一些。”布莱斯先生品味一口上杉櫂冲泡的咖啡说,他那只肥圆胖的英短蓝猫正趴在吧台上休憩着。

有点招财猫的意思。

“是烘焙的问题吗?”上杉櫂问道。

“不,并不是,”布莱斯先生放下杯子答道,“虽然被很多人不赞同,但我觉得人的心对咖啡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我想问问你来伦敦的理由是什么?”

“布莱斯先生是知道的,想寻回未婚妻。”

布莱斯笑了笑,“爱情当然是值得称赞!但我觉得你和花火小姐最近可没有什么恋爱的味道。”

“是吗?”

“当然!”布莱斯重新抱起吧台上的蓝猫,“要知道爱情是会让对方笑的,但即便是花火小姐每天下课都会来到这里喝上一杯咖啡,你也很少对她微笑。”

上杉櫂遵循布莱斯先生的话,回忆这几周的状况。

的确,在咖啡店里他几乎没对她笑过。

只是在她点咖啡的时候为她多添一些牛奶,多添一点她喜欢的东西。

“布莱斯先生,您认为爱情是什么?”上杉想起了岳母的问题。

“生活与浪漫!”

身穿西式小礼服的上杉櫂看着他,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布莱斯捋顺着soho咖啡店招财猫的脑袋:

“但生活却又不是浪漫的。

“它有很多病痛,有很多烦恼,你们的国家有个人说过——‘丑陋就是生活本身’。

“正是因为对生活不满才会去追求浪漫,才会去追求舒适,正因为身后的丑陋才会去追求美好。

“但浪漫又总是会回归到生活,归于平静。

“就像安娜开的这家咖啡店一样,她起初是为了理想而热爱的咖啡,因丈夫双腿残疾又不得不热爱金钱。”

布莱斯回顾一眼这座满是田园风格的soho咖啡店。

“迫于生活用自己咖啡店挣的钱去照顾双腿不便的丈夫,不离不弃,这是生活的残酷,但很奇怪是不是,这本身又是一件十分浪漫的事情。”

上杉櫂不知道安娜老板娘还有这样的经历,只以为她是个很喜欢钱的英国人。

“布莱斯先生的意思是,要在生活里去寻求浪漫?这便是爱情?”

“不不不,”抱着猫的布莱斯微笑摇摇头,“坚持生活就是浪漫,就是爱情。”

布莱斯先生很快便带着他的小鱼干遛弯去了。

直到傍晚,上杉櫂接待顾客调制咖啡的时候,都在想自己与她之间的生活。

只是一对很简单的小恋人。

想到喂她食物时,她那种羞赧的、眉眼脉脉的模样,都不禁自己由心一笑。

她在食堂看着自己吃饭,担心她做的便当合不合自己胃口的样子,也令人心生暖意。

或许,甜蜜的笑容才是现在两人之间真正需要的东西。

叮铃~

门铃声。

手提画筒的两位少女推开门走了进来。

“上杉,一杯爱尔兰咖啡。”花丸悠希立即小跑到面前,双手扑在吧台上对他嘿嘿笑道。

花丸花火则轻轻地将门关上,慢步走来,轻拢的发丝垂落在双肩,温柔而又婉约。

“小孩子不能喝酒。”上杉櫂对她微笑说,然后再以一个更好看的笑容对花丸花火问道,“花火今天也是拿铁咖啡吗?”

或许是魅力8的缘故,或许是他长的缘故,又或许是她喜欢他的缘故。

原本心情平静的少女,在他的笑容注视下,有些呆呆傻傻地回应道:

“嗯......”

而花丸悠希作为一个对少女漫画十分执著的少女,瞬间嗅到了味道,也不打扰,就在一边安静看两人眉来眼去。

看他们两人能互相对视多久。

咖啡店内的一位顾客喝完一杯咖啡,吃完一个马卡龙。

花丸悠希估摸着,这怕得有五六分钟了吧。

她知道姐姐很喜欢这个姐夫,之前在画室的时候,她都一直抱着手机看他的照片呢。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姐夫长得真的很帅啊,很有少女漫主角的样子。

脸俊俏、身形挺拔、听说成绩也很好、还会调制咖啡!

可惜就是不太会哄人,不会说些让女孩子甜蜜的话。

花丸悠希右手抵住嘴,咳嗽两声:“咳咳!我要一杯爱尔兰咖啡。”

“......”

“......”

上杉櫂缓慢转过头:“不行,小孩子不能喝酒。”

————————————

是夜,月黑风高。

但对于伦敦的白城区来说,还是灯火通明。

一只橘猫踩着轻盈的脚步站在了英伦风建筑的别墅屋顶上。

下方是贯通三条街道的喷泉广场,每晚都会来的萨克斯表演家仍旧陶醉在自己编织的美妙音乐里。